欢迎来到中国化工信息杂志 2019年05月20日 星期一
首页 > 电子期刊 > 专访
扬农:培育改变未来的绿色竞争力
2019年9期 发行日期:2019-04-30作者:■ 唐茵

       精细化工发展的水平是衡量一个国家科技发达程度的重要参考之一。当前,我国石油化工行业虽然在体量上堪称全球第一,但发展质量与水平和发达国家仍具较大差距,功能化、精细化、绿色化发展的呼声正强。为推动我国精细化工行业向强国迈进,2018年底,由中国化工情报信息协会、全国精细化工原料及中间体行业协作组组织评选,中国化工信息中心全程提供评审支持的“2018中国精细化工百强榜单”发布。从本期起,本刊将陆续刊发对百强上榜企业的访谈,对百强企业在生产、研发、经营管理、战略发展等方面的经验与理念进行梳理,以期为精细化工行业树立发展典范,为广大精细化工企业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多参考。


       从1958年扬州农药厂中试车间一路走来,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已经发展为国内首屈一指的新型仿生农药——拟除虫菊酯生产基地,卫生杀虫及农药原料与制剂在国际农药舞台上的竞争力不可小觑。是怎样的一股力量让扬农股份从60年前的小作坊,变身如今的业界翘楚?在当前的大环境下,如何培育精细化工产业的竞争力?前不久,在位于江苏省扬州市文峰路39号的公司总部,本刊记者对江苏扬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吴建民和江苏扬农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董秘吴孝举进行了采访。

坚持自主创新,
      国货当自强

    
    作为江苏扬农化工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农集团”)未来重点发展的五大业务板块之一,江苏扬农化工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扬农股份”)旗下拥有两家子公司,形成以菊酯为核心、农药为主导、精细化学品为补充的多元化产品格局,4款产品填补国际空白,30多款产品填补国内空白。其中,位于仪征扬州化工园区中的江苏优士化学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农用拟除虫菊酯原药、中间体及制剂产品;除草剂草甘膦、麦草畏等原药,中间体及制剂产品;其他精细化工产品及其中间体的制造加工及应用服务。位于南通如东洋口化工园区的江苏优嘉植物保护有限公司成立于2013年1月,是农药行业唯一一家工信部绿色工厂,并入选南通市智能车间。
    2018年12月9日,是扬农人值得铭记的日子,“第五届中国工业大奖”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扬农股份“绿色高效拟除虫菊酯项目”摘得我国工业领域最高奖——中国工业大奖。在吴建民眼中,一个农药项目能获工业界的顶级奖项实属不易。“能与航天、高铁等行业的企业同台领奖,我们很自豪。拟除虫菊酯是唯一可以在家庭和农田中同时使用的新型仿生杀虫剂,可以有效应对蚊蝇侵扰,具有安全、高效、易分解、环境相容性好等特点。之前国内市场长期被国外企业垄断,我们成功研发出该产品后,让国内老百姓用上了卫生杀虫的国货。”
    虽然与同台领奖的企业相比,扬农体量并不算大,但证书却是沉甸甸的,凝聚了扬农人敢啃硬骨头、勇攀技术高峰的精神。据吴孝举介绍,由于具有复杂的化学结构,工业化难度大,直至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菊酯仍完全依赖进口。作为国内最早从事菊酯研究的企业,扬农完全依靠自身力量,经过多年努力,攻克并掌握了多项菊酯核心关键技术,实现多个“第一”的突破,先后开发菊酯新品50多款,填补国内外空白20项,成功打破跨国公司在中国市场的20多年垄断。目前扬农股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菊酯生产商,产品占据国内市场70%以上份额,并远销到欧美、日本市场。
    此外,扬农凭借强大的研发能力开发出氯氟醚菊酯、四氟醚菊酯、右旋七氟甲醚菊酯、右旋反式氯丙炔菊酯等四款创制农药,这在我国大多数企业还停留在仿制阶段的农药行业来说,可谓凤毛麟角。正因如此,扬农股份的不少产品出口发达国家。“不少人认为发达国家不生产这些农药,把污染转移给中国。这是一个误区,发达国家仍在生产,而我们的产品无论从成本还是质量上都更有竞争力,所以这些高端客户才会从我们这里进口。并且,跨国公司对HSE的审计很严格,每年都会到生产现场进行审计,如果审计不过关,就无法成为他们的供应商。”吴孝举坦言。
  
精细化工竞争力如何培养
   
    2018年底,扬农股份获得由中国化工情报信息协会、全国精细化工原料及中间体行业协作组评选的“2018中国精细化工百强”称号。作为农药界的领军企业,扬农怎样培育行业竞争力?“在当前的大环境下,竞争力首先体现在安全和环保水平。目前监管越来越严格,必须要有本质的安全,才能够在中国目前的市场环境下保证稳定的生产;环保必须要抓好,才能够适应绿色发展的要求,这就是大势所趋。”吴孝举表示。
   “最终要实现企业良性发展,还需要质量和成本控制能力,工艺技术必须领先。前几年很多企业在追求低成本,现在必须回过头来补上安全环保这一课,让三者形成良性互动。要想提升安全环保水平,既需要从硬件上进行大量资金投入,也更需要从工艺本身入手进行创新改进,只有这样,工厂才能实现本质化安全和清洁化生产。”吴孝举补充道。
    吴孝举认为,与跨国公司相比,国内精细化工企业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从产品的角度看,国内只能做一些通用型的产品。特种、定制化、高端产品配方都还掌握在国外公司手中。造成这一问题的原因,一是研发投入不足,缺乏技术积累。“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企业税负偏重。虽然今年国家推行一些降税减负政策,但我们希望幅度更大一些,让企业有活力、有资金投入到研发中。”同时,国内企业对于整个行业发展的前瞻意识不足,这其实也是研发投入不足导致的。国内产品主要是一些目前市场上销路好、市场容量比较大的产品,企业对未来发展机会的掌握不如跨国公司。此外,缺乏高端人才、管理水平偏低等问题也困扰着企业的发展。
    在新一轮安全环保风暴中,农药行业加剧了两极分化。没有历史欠帐的企业,能够实现稳定生产,市场更加集中;一些技术比较落后,特别是在安全环保方面有欠缺的企业,承受了明显的压力。“当前是行业调整进步的好时机,中国农药行业整体水平的提高,必须通过政府的强监管来倒逼落后产能退出,提高行业的集中度和收益,引导企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创新上,而不是价格战中。让企业有足够好的效益来支撑原创性的技术创新,以及更高水平的安全环保投入。” 吴孝举表示。

增强绿色竞争力
 
   “化工产业虽有具有高风险特性,但也无需谈化色变。同样一种工艺,是不是高风险,主要看谁来做,依照哪种标准,这很关键。”吴孝举认为,“虽然不能完全消除风险,但通过工艺的深入研究、装备的提档升级以及HSE管理的保证,就能够有效地控制风险或把风险降低到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近年来,随着生产过程本质安全设计理念的引入、工艺反应热风险定量评估的推广以及信息化技术的大规模应用,我国化工产业的安全管理水平正在加快不断缩小与国际先进同行的差距。
    如何获得安全环保的绿色竞争力?吴建民表示,一是把员工培训好,不断投入;二是提高工艺的本质安全;三是在整个流程管理上从严要求,形成一套先进的管理系统。“我们现在研究的产品,如果花三分的力在打通工艺上,就要花七分的力在环保安全上。”
    由于安全环保不达标,目前一些地区化工企业面临被关停的危局,特别是小企业。吴建民认为,如果“一刀切”关停小企业,就会对整个中国化工产业配套带来问题。小企业有存在的合理性,因为大企业不可能把所有产品都做到穷尽,就需要一些小的市场分割。可以督促他们提高安全环保标准,但不能因为小就不能存活。
    吴建民表示,中国制造业有着极强的产业链配套能力,40年的改革开放为此打下了坚实基础,在国际分工合作当中是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中国整体工业技术还比较落后,想要化工产业超前于整个工业技术的发展是不现实的,希望国家对待化工要有一个更稳定、更科学、更可持续的决策。对于国际市场来讲,如果跨国公司认为中国的供应链安全风险很大,就不会把产品放在中国或者不完全放在中国生产,投资会从中国向周边国家转移。一旦发生了国际分工的转移,再恢复就难了。

1+4+5,转型快步走
   
    整个扬农集团位于宝塔山区的生产装置今年底就要全部完成搬迁工程,连云港徐圩新区将承接其中的大部分生产功能。在退城入园的行动中,扬农集团的转型也将实现快步走。客观来讲,一个企业真正实现大的转型就要有全新的思维和举措。
    搬迁完成后,扬农集团将形成1个中心、4个生产基地和5大板块。1个中心由目前的财务、营销、行政、研发中心组成,仍将布局在扬州。4个生产基地分别位于仪征扬州化工园区、南通洋口化工园区、连云港徐圩新区和宁夏中卫工业园区。五大产业板块:一是农药板块,主要发展工艺比较先进的绿色高效农药;二是传统的化工中间体;三是新材料,包括锂电池正极材料、芳纶纤维等;四是电子化学品,新公司——江苏瑞兆科电子材料有限公司正在洽谈项目落地;五是生物医药。
    即将于今年投产的、位于连云港的江苏瑞恒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将承载公司本部的一些转型,计划依托公司原有产业链,以丙烷为原料发展碳三系列产品,布局环氧树脂、聚碳酸酯、聚醚多元醇以及橡胶助剂等新材料。


5cc804c1bd4ff.jpg5cc804c506a1c.jpg
  

 “对企业来讲,转型其实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么多年,我们也在摸索该往哪个方向去走,你有没有产业基础?你有没有产业发展方向?”吴建民表示,“多年来一直深耕精细化工领域,我们有一个很深的感触,就是要在公司内部实现物料循环,自我循环能力越强,抗风险能力就越强。”


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当前评论